dolphin

aa粉,肖根迷,为肖根我也够拼了,竟然写文了

这这这是啥时拍的照片…… 好迷人!


Sol:

“锤锤你的锁骨好诱人.”
“滚”

某天


 秋风微扬,中央公园里已落满地的金黄片片颤抖了一下它们的身躯,和身边的伙伴更加紧密的抱在一起。一些微微散落在外的,昂扬起半边身子看向长椅上坐着的黑衣女子。黑发、黑衣、黑裤、黑鞋、黑面,似乎是天地间永恒的雕塑版,shaw刚结束的无关号码工作,中央公园很近,于是她便走来这里,等待着下一个号码,下一个目标。

     相对喧闹的城市来说,中央公园的这一个角落总是安静的,尤其是在秋天。坐在路边长椅上的人们似乎会怕惊扰到风与树、树与叶、叶与叶、叶与路的恋情,大家总是会静静的坐着,用呼吸、擦擦的细语和微笑来增添一点色彩。Shaw和root也是一样,在这里淡淡的坐着,连the machine也似乎总是不忍心打扰此处,除非必要,她甚至不会和root交谈。于是这里就成了shaw和root难得的独处,真正独处的地方。在这样的时候,root会一改常态,不再刻意的挑拨shaw的情绪,也不会一直将目光停留在shaw的身上,或许她会静静的将食物递给shaw,就像现在这样。

“Sparks”root将极品西冷牛排递给shaw,已经切好的小块牛排带着丝丝血线绽放在shaw的眼前,“五分”。

这是shaw最爱的牛排,最爱的口味,她的嘴角似乎要溢出一丝笑来。“小块,麻烦”。

Root听着shaw的抱怨,微微笑了,拿出自己的苹果,静静的咬了一口。

今天这里的人很少,昏黄的灯光下只有这两个美丽的女子享受着她们的晚宴,风与树紧紧的伴起奏来,和着女子们的咀嚼声。三三两两的人,挽着彼此的手走过,一对银丝闪动的老人在他们对面的长椅坐下。

“嘿,root,下次带瓶酒吧。”shaw含糊的溢出她的满意。

“在东大街存了一瓶”root总是希望可以带着shaw到那家店里享受一个美好的夜晚,而她在那儿附近有一个安全窝点。

Shaw翻了个白眼,她知道root在想什么,但那是需要穿裙子的,她的衣柜里属于工作装的那部分。“Harold那儿的酒更好”

说起Harold的酒,两个女人的视线在一瞬间碰撞,root的头习惯性的偏向左边,宠溺在眼边闪动。Shaw想起root困在地下铁的时候,每次自己出完任务需要守在图书馆时,都会开一瓶酒来消磨时光,而root也慢慢的加入到这个行列中。Harold在数次看到两个人一声不吭的消灭着他的珍藏,总要借助john那双有力的手掌才能止住自己的颤抖。有时,shaw认为即使自己不开口放root出来,harold也终有一日会因为心疼他的酒宝贝而放了root。

那些图书馆的日子…… 如果root一直在那个笼子里,自己是不是真的就会忘记一切对她的感觉呢。

“Affinity,The Night Watch, Fingersmith”耳边传来the machine冰冷的声音,shaw的脸转回雕刻状。又开工了。

Shaw抬眼看了看愈见昏暗的夜。“让超市留一袋苹果,root回来会想吃。”shaw清冷的声音对着耳朵内的声音说。是的,root会回来的,someday。

Shaw站起身来,转头看向那空荡荡的长椅,“That’s enough for me.”

黑暗慢慢吞噬了shaw黑色的身影,追在她身后的风声里,一缕棕色的声音,“yes,sweetie,that’s enough for me.”


鲜花,咖啡和运动,可以是美好了吧~


春风吹暖,选择在前,抓住那一刻门开,走进阳光,哪怕人生一直都是一个大鱼缸。期望,现实,和努力!